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  >>  鬼故事

月下一刀

    更新:2013/7/6  点击: 1548    作者( 网络文章

此刻,我们面对面坐着,百无聊赖。恋爱三年,该说的,都说过了,该做的,都做完了,相对无语,他已经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做点什么,只是玩着一把水果刀,似乎是把自己的手指头想像成一根香蕉。“亲爱的,我们分手吧……多少次,我在自己的心里跟自己说着,分手吧,放过彼此。今夜,我更加坚定了说出那三个字的决心,可,每次话到嘴边,看到他的模样,我还是忍住了。“亲爱的,我问你啊,假如,我是说假如,我们分手了,你会怎样呢?”我婉转地试探他。他用奇怪的眼神望了我一眼,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一字一顿的说:“我就用这把水果刀,割断自己的脖子!”说完,冷冷地看着我,用那种只有在散客月下的灵异小说里才有的眼神盯着我,在烛光下显得很可怕起来。“我,我只是开个玩笑啦……”我被他望得很不自然,于是强颜假笑一个。他起身往外走去。“干吗去?”“溺一个……”他这泡尿似乎撒得太长时间了吧……我突然想到,这家伙出门时,手上还提着那把水果刀。侧耳听听,院子里好像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声音断断续续,先像是刀锋刮在骨头上,后来又是什么液体流淌的感觉。

我连忙起身出门,看见他站在庭院里的背影。他仰着头,双臂屈向脖子,似乎很吃力的在干些什么,尽管光线幽暗,我依然看到他的双肩、胳膊、背部,腰部,整个上半身都在颤抖。院子外面的路灯光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糟了,影子放大了他的右手,手里分明握着刀把。“亲爱的,你,你在干嘛?”我大叫一声。我不敢向前走去,我没有胆量直面他鲜血——我可以想像得出他脖子上的伤口和顺着刀锋流向手背的鲜血。他回过头来,冲我“嘿嘿”一乐,说:“我刚削了一根甘蔗,怕你嫌我弄脏地板,不敢进屋里吃……



    验证码:         
    所有评论
    暂无评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