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小说  >>  言情小说

第三者的故事

    更新:2013/1/21  点击: 6109    作者( 网络文章

(一)

那年夏天,她坐在教室里靠窗户的位置,因为她在想可以随时望望窗外新绿的树叶,呼吸一下外面的新鲜空气,以至于她能不被高三教室里的压抑气氛窒息而死。是的,那是一个燥热不安的乏味紧张的高三。正值学校补课。

她已经没有了最初的激情,或许也可以说她就是一个慢热型人,但并不代表着她没有梦想。她只想安静的坐在教室里,听着莫文蔚的《阴天》。不想理会其他同学不看燥热的抱怨。当然,也会偶尔回头看看教室后面的倒计时。

那天,他照例安安静静的望着窗外,耳朵里依然是莫文蔚的《阴天》。是的,耳机的声音突然比以前小了好多。她明显可以听到后面几个花痴的女生在讨论这某某男生。只是,她注意到教室外面的他。没错,女生们讨论的就是他。是来我们班复读的男生。她下意识注意到,他并不高,甚至脸上还有些许胡渣,戴着几百度的眼镜,天蓝色中翻着点点白色的T恤衫,泛白的牛仔裤配休闲鞋。旁边站着的也许就是他的父母,在交谈些什么。教室里照常有人在八卦些什么,但是,并没有影响到她平静的思绪。她对他的印象说不上深刻,至于把他的外貌记得这么清楚,多半是后来慢慢回忆的吧···

他把课桌搬到最后一排,没有带任何表情的。高三的紧张依旧那么持续,以至于当时的任课老师并没有注意到教室后边多了一个人。我亦不记得那是一堂什么课了。那时候,她在第一排,和他隔着教室里最远的距离,对角线。她对他酷似“男人”的脸庞并没有多大兴趣。要知道,那时候,她刚失恋。

故事就不知不觉的从某个时候开始了···

她喜欢一下课就拉着好友陈到教室后面的露天阳台上吹风。她总是倚着栏杆发呆,望着对面的教师宿舍,望着正在施工的足球场,望着一望无垠的苍穹,她都能很呆。陈曾说,在这样一个紧张的让人窒息的高三,也只有我这么淡定了···她暗笑,陈不懂。她当然不会在意,因为她就爱这种别人看不透的生活,不想理会班主任天天强调的升学率,那真的跟她一点点关系都没有。有时候,她会偷笑,至于笑什么,她自己都不知道。也许是笑自己很傻···

这天,她一个人,想到露天阳台。经过教室的前门,在经过教室的后门。后门,···站着他。她飘忽的眼神和她看不懂的他的眼神相遇了。“嗨”,她嘴角微微上扬,礼貌的跟他打招呼。“嘿”,他盯了她一眼,是的,我只能用盯,再也找不到这样一个恰当的词来形容那个眼神,或许他都不知道她也是这个班上的吧··这是他们第一次说话,只有简单的两个字···

补课期间已是七月份,对于整个学校的学生,也就是我们毕业班的“老”大哥们,只有一个感觉,热。教室里有两个吊扇,可是,班主任说,吹电扇容易感冒,所以我们只有背着老师开一会,就是那可怜的一会,也只能凉快中间的几个幸福的同学,可大家还是愿意寻找安慰。她倒是无所谓,天生冰凉的身体,即使在盛夏也能从容烦的度过。所以,当所有的人都在抱怨的时候,她静静的看着杂志,听着歌。也许,就是这太过于平静的表现,他有可能注意到了这个不同的女生····
本文共 1 2



    验证码:         
    所有评论
    暂无评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