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故事

人犬情

    更新:2017/3/4  点击: 1271    作者( 网络文章

郭二,荆州人氏,幼失父,稍长,丧母。人魁伟而性忠厚,因贫,至二十余,仍未娶。鬻肉为生,市于城东,价公道,童叟不欺。买者众,日进千钱,然常散于贫弱,余资仅温饱亦。
于生,邻郭居,家有盲母,时患病,田产尽典为母医,后无金,幸得郭助,三餐乃继。甚感郭德,约以兄弟。叙长幼,于生未及弱冠,乃尊郭兄。
经一年,于母亡,于无谋生计,郭怜之,常供给。
于善读,就馆学,性谦恭而精文墨,先生常夸于众生。时有缙绅子亦读于馆,好男风,贪生貌,时纠缠。于不堪其扰,罢学归家。缙绅子追至,欲强之。挣扎间,郭归家,闻邻声有异,遂登门查。见状,大怒,棍击缙绅子,逐之。郭恐其又来,促生搬至己居,日照拂。
于生忖无以报,思郭无妻,欲身许之。郭初不允,于泣言:"兄恶弟男子身乎?"入厨寻刀,欲去势。郭大惊,阻之,遂不敢拒。至晚,同眠一榻。于生解衣,婉转相就。生本貌美,灯下视之若好女,肌嫩肤滑,较女子犹胜。郭渐神醉,不能持,终妻之。
自此后,郭鬻肉于外,于操持于内,宛然夫妻,情愈弥坚。 一日,于送饭与郭,途遇缙绅子,遭强,不从,乃蹈水而亡。郭闻之,悲甚,鸣冤于府衙。府尹清廉,斩缙绅子,仇乃报。然痛失爱侣,悲戚之情终不释怀。 于生身死四十九日,郭晚归家,见一初生犬子卧门前,毛雪白,前爪一寸处有梅花红斑,酷似于生臂上胎痕,遂起怜心,养之。 犬子满足月,眼能睁,双目若琉璃,盈润有光泽,类极于生,亲郭,常随身后,赶之不去。郭亦爱之,呼于生乳名,曰子云。 犬稍长,通灵性,懂人言,常叼衣帽或送饭与郭,俨然贤妻,郭亦待之如于生在世。
此时距于生亡已三年,郭犹未娶,每见于生于梦中,惊醒,不复眠,阳具已挺,以手抚之。泻精后,终不能寐,思于至天明。当此时,犬卧郭旁,双目视郭,以舌舔其头颈,状若抚慰。
一日,郭复梦于生,抱之,情动,口唇相交,举阳具入于后穴。纵送间,觉有异,渐醒,揭被视之,犬卧股间,含郭阳具吮之,双眼含媚,竟如人有羞意。郭不能持,抽送不辍。
至精出,郭性犹未尽,抱犬于怀,触其后穴,已濡濡湿矣,阳具又起,挺入交合,觉后穴与人无异。犬先哀鸣,痛不堪,郭以手抚犬茎,撮弄不止,及犬茎勃涨,哀鸣渐止,后亦性发,哑哑低叫,似人呻吟。及郭精出,犬精亦出。尽兴,郭方抱犬眠。
凡此后,郭性起,遂唤子云,犬即来,榻间缠绵类于生。
后二十余年,犬竟不老,人皆异之,言其怪,咸劝郭杀之,郭不听,爱之如昔。
及郭五十,病逝,魂出,惊见于生魂从犬身出,问之,笑言曰:"吾不忍弃兄,遂附犬身以为伴。今兄寿尽,弟伴兄共赴地府矣。"



    验证码:         
    所有评论
    暂无评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