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故事

人马情

    更新:2017/3/4  点击: 1176    作者( 网络文章

白,帝之三子也,母贵妃苗氏,慧丽端方,素受帝宠。白承母貌,秉清丽之资,兼冰雪之质,为帝所钟。年十五,封端王。
值白十八,会逢外祖六十寿。外祖苗成,国之上将也,具廉颇风,帅二子戍北关,不使胡马叩边。帝倚为肱股,遂遣白往贺。
白行月余,抵边关,外祖并两舅欢逆之,同祝千秋。祖爱白,贺毕不欲使离,再三挽之。白亦欣而留住。
一日,白出关猎,纵马追一狡狐至荒野,狐突不见,白欲归,然已迷所在,寻来路而不得,高呼从人,无应,乃省失散。当此时,白殊无惶惶,观山览水,怡然四顾。抵暮,星出,明辨北斗,策马南行。
驰至中夜,白倦且饥,幸得一兔,烹之,肉熟大啖,待饱腹,思饮水,忽忆马上有酒囊,舅所赠,取而饮之。
酒乃醇浆,香飘四野,饮数口已微醺,遂解披风席地眠。欲睡,忽闻脚步声,白疑胡兵,惊起按剑,伺之。
俄而,一昂藏男子现,见白持剑立,拱手笑曰:“山人朱骏,野游至此,不意闻酒香,寻味来,惊扰处,不胜惶恐。”
白观男子着汉服,又见风姿俊逸非俗流,心始安,意结交,曰:“独饮寂寞,苦无良伴,既遇客,请共酌。”继而收剑取酒。
朱得醇酿,大乐,直饮不辍,顷刻酒尽。白喜朱豪爽,遂与谈,及言深,甚相得。朱亦起惺惺意。
谈逾半夜,天将明,朱闻白喜骏马,曰:“北地有神骏,等闲不可见,若有意,可携君观之。”
白喜甚,求同往,朱欲允间,忽闻远处唤人声,白细听,知从人寻己声,笑曰:“吾仆至,须归家,恐不得便去,憾矣。”
知白欲去,朱面有不豫色,既而转霁,笑曰:“无妨,君欲观,可三日后复来此地,当能一见,然骏性灵,人多则遁,欲窥之,须独往。”
白笑应之,与朱别。 三日后,白循朱言,独身往至,待片刻,见一红马款款来,皮毛若丹霞,上下无杂色,纵驰若游龙,果宝马也。 白隐草丛后,窥须臾,欲近观,缓移趋前,未几,暴行踪,为马觉,然马竟无惧状,反有亲近意。
白大喜,以手触马身,见不避,遂骑之。马性甚驯,缓驱急驰,任白为之。
将暮,白思还家,欲携马同归,驱马向南,然马弗听,骤而急奔,负白东去。马奔甚速,乘之若驾云,白恐坠,紧捉马鬃,乞停而不得,久之,不辨归路。 驰几半日,至一林,林深有石洞,高丈余,宽三尺,旁有巨石。马负白入洞,窄隙仅容马身,入其中,则巨石自滚,塞其缝,隔绝内外矣。
是时,白惊且惧,然无法。洞长里许,暗无星火,行约一刻始出,现一谷,花木婆娑,灯火灿灿,亭台楼阁掩映其间,宛然豪室。
马径入宅门,止步厅堂,白始能履地,指马嗔曰:“此何地,负吾至此?”
马视白,双目灼灼有笑意,骤吐人言,曰:“此吾居,因慕君风范,故而特邀至此,共效比翼。”言毕,化为人形,赫然朱骏也,望白而笑曰:“吾本一马,修道有成,不意前日遇君,若得知己,恐异类殊途为君恶,故出此计,但求连理。”
白惊之,甚不安,拒曰:“吾,皇子也,龙阳之好,安敢涉耶?感君厚意,然不能受,旦乞送还。”
朱色变,沉吟良久,劝曰:“勿速去,且做盘桓,吾客之。”
白求去不可得,唯做客居计。时已三更,随朱至寝居,观器物奢华非寻常,叹不已,朱曰:“若得君诺,万物皆与君取。”白摇首不答。 白居月余,衣食仆僮如宫中,但有所愿无不偿,唯归家无望,每语朱,皆不允。久之,白怒,让朱,朱但笑不语,见白怒极,始言:“今得君,纵无缱绻,然日夜相对,亦稍慰思慕,遣君去,恐不复见矣。”言毕,做黯然状,白遂不忍责。
朱慕白高洁,心往之而不敢轻狎,每奉异宝博一笑,知白喜读,寻善本献之。白初不悦,久则不拒,偶做温言,朱必大喜。及后,交渐深,若友朋,时有笑谈。
后,朱求云雨,久不见应,遂每于夜深入白寝,立榻边,视睡容移时始去。如此月余,白暗察,感其心,然终做不知状。 居三载,时仲秋,朱忽出游,数日始返,告白曰:“胡王崩,新主暴戾,猝起南侵,陈兵北关,汝外祖并两舅阻之,惜兵少粮乏,势危矣。”
白大惊,求往,见朱不应,怒且悲,潸潸泪坠。朱喟然叹允,携白返。
至北关,果见胡马列关下,兵逾十万,中有一人,高冠重舆,众将环伺,盖胡王也。彼时,外祖立城头,两舅率兵战之,未几,受创,鸣金返,闭城拒敌。
白善弓马,亦颇涉战阵,见状曰:“胡兵势猛,非死战可胜,宜智取,不若寻三五勇士,取胡王首级于乱阵,则不战而敌退也。”惜乎己方无猛士,忧乃深。
朱谓白曰:“取敌王首,易也,若得君身许,吾可为之。”
白闻言不语,忖须臾,骇首曰:“诺。”
是夜五更,朱径入敌阵,刺王于帐中,割首级逸之,而胡兵无觉者。
及天曦,白持王首于城下,叩关请入。祖见白,大喜,又见敌首,喜甚,命悬于城。彼时,胡将亦知王死,见王首级悬城上,大乱,乃退,兵厄遂解。 是夜,大宴,迎白归,众将赞之。
宴毕,外祖携白入内室,诘所踪,白言遇奇师,学艺忘归。祖大慰,表奏于帝,并告苗妃。继而嘱白返京,白唯唯而已。 别外祖,白返寝居,见朱坐于床,候多时矣。白立移时,解衣就榻,冰肌玉肤,触之颤颤若寒蝉,朱拥之,如掬明珠,细吻不暇,裸身与戏。
白乃处子,后庭紧窒若稚女,初承伟器,痛不堪,咬唇塞其声,绝无吟楚。朱怜而爱之,款款动送。交媾愈久,痛稍减,欢愉生,白始有不禁态,娇喘点点,晕生两靥,朱益神迷。
欢好逾寅时,渐息,朱曰:“今既身许,可同归否?”
白起身披衣,尾朱身后出帅府,行近城门,朱忽止步,曰:“至此,可也,君且归,吾当自去。”见白不解,释惑曰:“令祖所言,吾尽知矣,念君孝悌,或思父母,焉肯从吾,不意竟守信委身,真君子也,吾爱敬之,岂忍使君绝天伦。今得一夕欢,无憾矣,就此别,不复见君。”言罢,化风而逝。
白木立彻夜,怅怅若所失,天明始返。 抵京,白见帝、妃,相拥对泣,帝初责白放诞,思其功,复喜。诘白师何人,白唯杜撰以对。
白经雨露,风华愈盛,兼仁厚慧敏,众女争慕之,帝、妃屡择良家女以许,白皆以无缘拒。妃怒,责白,究其因而不得,怒甚,命杖笞,股烂血流不见应,如之奈何,罢矣。
时白已及冠,敕命建府别居。白厌奢华,府邸素雅,起居不若兄弟远矣,唯喜骏马,尤爱色如丹霞者,辟后园十余亩,饲良骏数十。人咸知,阴唤白曰:马痴。 又二年,值帝寿,帝,明君也,治有方,诸夷朝之,闻寿辰,皆遣使来贺,一时冠盖满京。当此时,北胡亦称臣,新王遣使以修好,宝马一匹,珍宝无数献之,帝笑纳尔。
寿当日,大宴群臣并来使。翌日晚,帝复设家宴于御苑,妃嫔皇子共襄之。
宴起不久,帝兴起,命陈寿礼共赏。一时奇珍迭现,人皆目眩。赏至胡国贡品,内侍牵一马入苑,色红如火,神骏非常。帝共九子,皆善马,心跃跃,欲骑之,帝笑允,唯白有异色,不若余人。及后,八子轮试,然马性烈,无能御者,皆落于地。
五皇子绎,后所嫡出,性暴躁,摔马下,怒曰:“昔贞观有宝马,人莫能御,武帝尚为才人,进鞭锤之策,不从则杀之,今可一效。”
白忽怒,勃然作色,斥曰:“马性灵,神骏直可通神矣,非有缘不能得,岂因私欲毁之,便不能御,饲之能费几何,吾泱泱大国,难容一马乎?”
绎不能驳,愤愤然。帝爱白仁厚,曰:“三子所言,善也,既爱马,当以此赐之。”
余兄弟有羡者,有妒者,有讥笑者,不可尽述也。
宴至四更,乃散,白牵马出宫门,与兄弟别。绎指马笑曰:“三哥欲骑归耶?”未及白答,马已怒,扬蹄踏绎,白急挽缰抚之,马怒始息,舔舐白手,状极亲昵,白跃马背,绝尘而去,余人唯瞠目。 抵府,白径牵马入内院,遣仆出,不令环侍。伺无人,谓马曰:“何故,沦落至此?”
马吐人言,叹曰:“擅杀胡王,逆天之行,遭雷惩,毁修行五百年,欲化人身而不能,遭擒,献为礼,幸得君助,免一死。”
白大恸,泣曰:“非吾安能陷汝若此,愧甚。”又问:“可得术法解此厄?愿倾力偿之。”
马沉吟逾刻,曰:“道法已乱,非重修无以复得,需男子元阳助之,或可速成。”
白问:“何为元阳?”答曰:“取心口血混阳精即可,连食七日,可助修为。”
白骇首曰:“易也。”入内室,解衣自渎,未几得精,置一瓶,又取匕首,刃入心口寸许,血立涌,滴瓶中。几一刻,持瓶出,奉于马前。
时白痛甚,血透衣衫,冷汗濡濡若雨下。
马惊,感白高义,泪落如涌。
后六日,白每于夜深取精血奉之。及七日,道成,马化人身,盖朱骏也。
是时,白体弱欲倒,朱抱置榻上,解衣查其伤,怜而惜之,恨不身代之。 白不欲使人知其伤,仅取药自敷,卧床近月。朱日化红马立院中,夜则人身奉汤药,久之,常做亲狎举。白亦不拒,倦则邀共枕,情渐笃。
月余,白愈,与朱共坐,谈甚欢,欲寝时,朱踌躇不肯去,牵白袖求欢。白羞,不语,揽朱颈。朱大喜,扶白上榻。白既心许,身则不拘,绸缪竟夜。自此,形影相随,共效于飞。
其时,人但知王府有宝马,非白不可御,常随白侧同趋退,竟不知二者实伉俪也。 翌年,帝忽病,渐不起,而储位尚悬,数子觊觎,有夺嫡意。白为帝宠,最遭嫉,余子污以谋逆,陷囹圄。
白系狱数日,一夜,朱忽至,有怒色,曰: “汝遭污,乃汝四、五弟为之,吾今阴访其府,闻二子欲杀汝,晚则鸩酒将至,不若速离。”携白穿墙去。
天明,牢卒方察狱空矣,报上闻,余子怒且惊,唯苗妃窃慰。
又数月,帝竟渐愈,苗妃泣禀白事,帝察实,大怒,废四、五子,后亦遭黜,入冷宫。及后,寻白数年,无果,遂立幼子,苗妃亦主中宫。 幼子瑜,白同母弟也,十五继位,乃守成主,登基十载,往泰山祭。
至顶,封禅,礼毕,惊见崖上一人,望瑜微笑,细观之,其兄,白也。
时白近四十,然望之如弱冠,瑜喜且奇,欲问,忽见一马从云出,白谓瑜曰:“奉母宜孝。”继而登马去,俱没无踪。
瑜速归京,禀于母,苗后初疑,然观者众,群臣皆言凿凿,后始信,大慰,曰:“汝兄成仙矣。”



    验证码:         
    所有评论
    暂无评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