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故事

人鹿情

    更新:2017/3/4  点击: 1351    作者( 网络文章

程大,长白猎户,有百步穿杨技,居山中,以猎为生,尝娶妻,未三年患恶疾,耗资甚巨求疾愈,未果,妻亡,囊已空,及而立,未再娶。
    一日游山寻猎,遇母鹿落陷阱,缚以归家。母鹿有子,尾随而至,鹿子稚龄,呦呦哀鸣求母释,程视子幼,不欲伤,唯母鹿皮肉可用,欲杀之。
    幼鹿视程举刀向母,鸣益急,泪簌簌,衔程衣阻其步,程几挣不脱,感鹿子孝,乃释母鹿。
    母鹿携子去,鹿子数回首,鸣以谢恩。
    翌年,程猎兽途中经峭壁,喜见壁上生紫芝,烟霞缭绕若紫气升,宝也。程思攀采,然壁陡崖险,甚危。踌躇间,一鹿行壁上,鹿体矫捷,纵跃如意,若履坦途,须臾至顶,衔芝下,至前,置于程手。
    程大奇,问:“汝何故惠吾?”
    幼鹿昂首鸣,转视山间,一母鹿立远处,遥望骇首,程恍悟昔日母子酬报举,叹其义德,视鹿子娇美可爱,遂起怜心,思谢之。遍寻上下,得饴糖数枚,托手中使食。幼鹿嗅甜香,喜舔之,食尽,意甚美,雀跃程身周,乃去。
    程下山货灵芝,得金数十,喜极,购饴糖、饵饼数斤归。翌日寻猎,置糖、饼于鹿经处。
    抵暮,程归家,逢鹿候道旁,衔饼伺待,欢逆程。程喜,抚其头颈,意甚嘉许。鹿食饼尽,舔拭程手,若小儿娇欢,程无子,忽得幼儿承欢,益爱之。
    既后,程入山必携糖饵,鹿性灵,每于道左候,趋退相随。程得良伴,亦不复寂寥。
    积年余,鹿渐长,体态矫捷,皮毛润泽,目若星子,美甚。遂有雌鹿现左右,辄以鸣声诱与交,唯惧程,不敢近前。逢此时,程笑谓:“吾儿长成矣,可娶妻。”
    鹿闻言有羞意,无视身周美色,怒啮程袂,程笑抚之。
    一日,程猎毕,偕鹿卧草间,取糖饼分食。鹿食快,未几嚼尽,鼻触程面,求再食。程意戏耍,自嚼不予,视鹿急态以为乐。鹿数求不得,恐饵没(此处读:mo,四声调),渐躁,伸舌入程口夺之。程初愕,俄而笑纳,任鹿舌逡巡口中觅饵食。鹿食毕,犹不足,舌探程口不辍。鹿舌滑软甘美,程纳口中尝之,大悦,出舌与戏,渐入巷,思绸缪。
    程丧妻久旷,欲火既起则不能持,恰鹿俯卧身上,臀坐程股,若交欢状,程抚鹿臀,觅穴扪之,紧暖若牝户,指入其中,轻拓缓触,至可容三指,则指出,***入。
    鹿初觉指入,意程戏耍,不阻,待茎入,始知痛,然晚矣,背臀为程手覆缚,不能脱,痛甚,泪下,哀鸣求释。程怜其处子,轻捋皮毛,软语慰,亦稍减狂浪,缓送款抽至精出。欢毕,采药草捣汁敷臀穴,消其肿痛。鹿歇须臾,脱程怀逸林间。
    翌日,程入山,观道左无鹿踪,惶惶难安,遍寻林中唤之,不见出,乃知其惧避,悔无极,然无计得之。
    后数月,程每入山寻,然不复遇鹿,置糖饵于必经地,亦不见食,渐无望。
    至雪封山,程斧樵归,惊见鹿影杂林间,大喜,唤之。鹿视程,大惧,急走避,唯肚腹空匮,奔不能,为程擒。
    程视鹿瘦弱,知无食,取饼饲。天寒少草秣,鹿逾月不得饱,饿极,就程手嚼之,惧心稍息。程恐放还不复得,不使饱,持饼诱鹿同归。
    至家,绳索缚颈上,系床边,取烈酒浸饼饲,未几,鹿醺然卧程怀。
    程取猪脂润鹿穴,解衣侵,鹿醉不知痛,但觉酥麻,茎入程手,酣美已极。少顷,鹿精出,程精亦出,继而置褥于地同卧眠。
    终此冬,程闭门不出,俟鹿左右,醇酒甘饵以待,逢鹿醉,则引与交。鹿渐识欢趣,无酒亦不拒程狎,或俯程上,或伏程下,至兴浓,力含程具不使出,淫媚堪比姬娈。当是时,程必引鹿精出,方得己释。久,程伺鹿无去意,遂解索缚,起卧俨然夫妻也。
    程爱鹿如子,待之若妻,鹿亦眷程似父兄,居三载,情爱愈弥。
    至仲夏,程携鹿共猎,鹿每逸无踪,归则衔灵芝。是日,鹿又得一芝,欲归,途遇一豹,大惧,急鸣。程闻声惊,寻声至,见豹欲伤鹿,箭射之,伤其左目。豹怒,扑程,程避不及,赤手与斗,恐不敌,高声驱鹿。鹿不忍离,以角挑豹助程战。
    斗逾一刻,豹伤重乃亡,程亦血涌将死,鹿大骇,泪落如泉。程抚鹿首,笑曰:“痴儿勿悲”,言毕而逝。鹿悲甚,守灵数日,不见转活,以角掘地葬之。
    后每值程忌,鹿必携灵芝往奠,绕坟悲鸣一日乃去。有山民经此处,每于翌日得灵芝,以为奇,尊为宝地。
    至程死三十年,鹿老将亡,至程坟待死。即日山民见鹿尸,而灵芝不复得矣。



    验证码:         
    所有评论
    暂无评论!
    分享到:
    上一篇:人兔情 下一篇:KTV之一个有故事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