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故事

婚内沉沦 第八十一章 把她留下!

    更新:2013/3/2  点击: 1295    作者( 网络文章

“妈妈。”
    好似所有人不确定一般,黑艾米竟然……竟然又发出了第二声。
    黑廖风的眉头蹙起,他的目光紧紧地锁住面前抱着孩子的女人。
    “唔,乖。”米予羲浑然不觉,她依然晃悠着宝宝,但眼眶中的泪水却不自觉地滚落了下来,“乖……妈妈在这里。”
    刚一说完,黑廖颜立刻急了,她转过身向米予羲怒气冲冲地走去,试图想要夺走她怀中的孩子,可还没近身,她的脚步已被黑廖风拦住。
    “哥?”黑廖颜不解地看向他。
    黑廖风静静地站在原地望着那和谐而温馨的一幕,莫名地,眼前的女人竟是和米予羲的影像慢慢重叠,似乎就连笑容都一样……
    “予羲……”黑廖风不自觉地喊了出来。
    米予羲笑着应了一声,“嗯?”
    在场的人更是诧异万分。
    米予羲似乎感觉到了异样,她顿时抬起了头,蓦地目光和黑廖风对上。
    他深邃的眼神里充满了不解与一种难以名状地期待。
    米予羲牵起嘴角,泪水不知不觉间已滚落了进去,咸咸涩涩地,“我……”
    两个影像刹那间又被分开,黑廖风摇了摇头,脸上充满了失落。
    “哥?”黑廖颜拉着黑廖风的手臂,试图让他清醒,“哥,要不要上去休息会儿,底下有我。”
    黑廖风没有吱声,他再次抬头看了一眼米予羲,淡淡地再没有刚刚地神情。
    “你们俩个还愣着干嘛,快扶少爷上去休息啊。”黑廖颜自作主张道,她瞪着面前的两个仆人。
    “是。”两人后知后觉地走了过来,可还没靠近,就被黑廖风冷冽的眼神给吓住,“少……少爷!”
    “滚,都给我滚!”黑廖风冷声道。
    “哥?”
    不等黑廖颜说完,他又是喊道,“你也滚,有多远滚多远!”
    黑廖颜顿时不敢再插嘴,她憋屈地看了一眼黑廖风握着扶梯的背影,心疼道,“那我明天一早儿就过来。”说完,转身向外走去,临走前又是望了一眼抱着黑艾米的米予羲,眼里充满了怨恨。
    “哇哇……”黑艾米或许是被刚刚的大声给吓到了。
    “哦,不哭不哭,”米予羲轻声哄着他,“艾米,小艾米……你看那是什么?”她摇晃着周围的窗帘,“好看不?”
    黑艾米瞪着一双圆圆的大眼,充满神奇地望着窗帘,嘴角不由又是咧开。
    年轻一点的仆人走近,“来,把孩子给我抱吧。”
    “没事的,我抱也可以。”米予羲笑着。
    仆人皱起了面孔,犯难道,“您还是给我吧……”
    米予羲了然,她顺着仆人的目光看向黑廖风的背影,有些不舍地松开了手。
    “哇哇……”黑艾米刚一离开米予羲,顿时又像起初那般凄洌地哭了起来,一声震过一声,哭得人有些心烦意乱。
    “艾米,艾米?乖!”仆人怎么哄都无济于事,“奇了怪了,真是奇了怪了,平常稍微一哄就能好,今天怎么你一过来就立马儿难带了。”
    米予羲不禁鼓嘴,她用手摸了摸头,再次上前道,“不然给我抱吧。”
    “可你也不能老是抱着啊。”仆人犹豫着,于是扭头向年长一点的仆人求救,“方姐?”
    方姐扭头瞥了一眼少爷,看他没有吱声,她低下头想了一会儿,说道,“不然就给她哄吧,等少爷睡着了再接过来。”
    米予羲一听,顿时开心地接过了黑艾米,刚是抱在手上,他便不哭了,只是瞪着大眼似含笑地望着米予羲,米予羲一看也禁不住笑了起来,这个小滑头……她忍不住低头亲了一口。
    黑廖风慢慢上了楼梯,对于后面的一切,他的无声等于是默许了。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那天在墓园见到她的第一眼,他就有种熟悉的感觉,那种感觉令他心痛,令他对她发不起任何的脾气。
    到了二楼,他关上了门,正好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黑总,您让我查的事情都已经查清了。”
    “怎样?”黑廖风将门反锁,冷声道。
    “一年前,她因为车祸昏迷,本来医院都已经判了她死刑,确认没有了心跳,结果却像是出现了奇迹一般地苏醒了。我问了她的主治医生,都说这种情况很罕见,但也不是没有可能,只是几率小一点。而且您知道她……”
    “什么?”黑廖风不耐烦地问道。
    “黑总,可能是我迷信,但我觉得事情太过凑巧。”电话中的男人解释道,“她昏迷的那天和您妻子过世是同一天,她苏醒的那天正好是您妻子一年的忌日。”
    ……
    米予羲将黑艾米哄着以后便走出了老宅子,才不过离开五十米远处,这时冲过一辆车子,停在了她的身侧。
    还没等她反应,只听‘啪’地一声,眼前一片眩晕。
    黑廖颜望着米予羲脸上那触目的五指印,仿佛还不解气,她怒道,“我警告你,以后不许再踏入这里半步!”
    “小颜……”米予羲捂着脸,无辜地望着她。
    “不许你这样叫我!”黑廖颜怒红着脸,说道,“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是我哥喜欢的一个替身而已,他现在对你好,不过是你的谎言骗了他,我告诉你就算你骗得了他,也骗不了我!我一定会戳穿你的真面目。”
    “你误会了。”米予羲叹道,“那如果是真的呢?”
    “你是说你是米予羲?”黑廖颜冷笑,“你当我是三岁孩子吗?”
    米予羲摇头,“这个宇宙这么大,什么事情都会发生的啊。可能我现在没有办法跟你解释清楚,但是请你相信我!”
    黑廖颜眯起眼,一点点地挪动脚步,直到距离米予羲半尺,她讥道,“就算你真的是,我也不会让你的!”低头不由讪笑,“更何况我根本不信神神鬼鬼。”她转过身,向车子走去,“我再次警告你,如果让我直到你再糊弄我哥,我一定会让你进监狱!”
    米予羲望着车子渐渐向远处行去,心口莫名地痛了起来……
    “喂,你没事吧?喂?”一个女人关切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
    不晓得过了多久,她才幽幽地醒来。
    她眨了眨眼,沉沉的眼皮缓缓睁开,映入眼帘的是一抹高大的背影,而且是那么地熟悉。
    黑廖风坐在不远处一张黑色牛皮沙发上,落地窗微开启,夕阳的余晖洒在他的身上,映照着他的脸庞,他微低着头,仿佛在专注地沉思,许久许久……
    莫名地,看到这个场景竟是令她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已经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他也是这样一个人孤独地坐在窗外望着夕阳吗?
    “风?”她的声音略小,面前的男人显然没有听到。
    米予羲不由轻叹了口气,她慢慢坐起身,想要下床,没想到自己竟然浑身虚软。
    “起来了?”黑廖风听到后面动静,转回身,他凝眸紧紧地她锁住。
    “这里是哪儿?”米予羲的胸口依然隐隐有痛感。
    “如果你是她,你该知道这是哪里?还是说……你果真是在骗我?”黑廖风的双眸变得冷漠。
    米予羲直起上身,微显慌乱地瞥视着四周,这是一间以暗色系为主,但仍显宽敞的卧房,整体的装潢风格偏向于古典。没错,这个房间的整体风格很像黑廖风的卧房,但她确确实实没有来过这里,只除了客厅。
    “这是我的卧房。”仿佛看出米予羲的疑问,黑廖风讥道。
    米予羲右手捂住胸口,“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昏倒了,仆人在外面看见你后,叫人给你抱了回来。”黑廖风漠然地回道。
    似听出他的冷言冷语,米予羲忽地红了脸,“对不起,是不是我太重了?”
    “我有说过是我抱回来的吗?”黑廖风淡淡地。
    米予羲的脸颊更是酡红,她低着头,只觉胸口越来越憋得难受。
    黑廖风似乎注意到米予羲的异样,语气稍显平和地问道,“现在已经晚上七点多了,你要不要吃点东西?”
    “不……咳,”米予羲连续咳嗽了起来,她自己也感觉到了怪异,原本身体还好好地,怎么突然就这么虚弱了呢?糟糕,不会是老天爷又要收回这副身体吧?
    “哪里不舒服?”黑廖风那平静冷淡的眼神不再,仿佛多了一抹莫名地情绪,他走上前,“我马上叫医生。”
    “等……等一下。”米予羲右手紧紧地抓住黑廖风的,“帮……帮我……联系我手机里的刘医生……”
    她蜷缩着身体,一会儿冷一会儿热,但浑身仿佛又没有一丝力气,额头和脊背上早已出了大量汗水。
    黑廖风赶忙从她身上找寻着手机,翻阅目录,拨出了电话……
    “怎么样?好些了吗?”黑廖风蹙紧眉头,“快,快去将屋内所有的空调都打开,再找个暖宝来。”他扭头吩咐着仆人。
    所有?
    年轻的仆人努嘴看着四周,一个屋就两台,怎么着也够用了吧?至于将屋子里的所有空调都打开吗?
    再说,只是一个陌生的女人啊?
    少爷平常都没待她们这些朝夕相处的下人这么好过!
    “还愣在这儿干嘛?”黑廖风吼道。
    “哦,是。”仆人快速跑开。
    米予羲裹着被子,哆嗦着身体,她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双唇,紧紧地拉着黑廖风的手,渐渐地眼前的男人竟是变得模糊,她的眼眶禁不住湿润了,她好怕这又是最后一次,于是她紧紧地扯着他的手,不放开。
    “风……风……我……我真的是……真的是回来跟你再婚的,我……不后悔死去……真的不后悔,你你不要……自责。”她伸出空余的手,轻轻地描绘着黑廖风俊俏地脸庞,她凄美地笑道,“你……你说你干嘛长得……这么好看?”
    “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黑廖风几乎是暴躁道,他将她的手塞入被子里,扭头向门外看去,“来了吗?医生来了吗?”他恨不得将屋内的家具都给掀起,如果医生五分钟内再不赶到的话,他一定一定第二天就让那家医院倒闭。
    然而,刘医生果然在他诅咒的第二分钟就到了,身后还跟着两名护士和李斯,手里拿着急救箱。
    ……
    “血压。”
    “70,110”
    “心率”
    “89”
    “抢救措施,准备!”
    ……
    呼吸慢慢地顺畅,心跳恢复了正常,米予羲再次睁开了眼,身体也不再似刚刚那么冷,她望着面前熟悉的两个人,微微露出一丝笑容,“谢谢。”
    “谢什么,我们还没找到病因呢。”刘医生拧着眉头,“完全没有理由啊,一切都很正常,我还以为是仪器的问题,可反复检查了三次,确认不是仪器。”
    米予羲浅笑,“可能老天爷要收我。”
    “我觉得你的这个身体真是太奇怪了。”刘医生感慨道,“已将连续发生了两次让我用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
    米予羲挑眉,“有吗?”她又是扭头看向李斯,没想他一脸专注地望着她,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我想单独和她谈谈。”显然李斯这话是对刘医生说的。
    刘医生收拾好仪器,调侃道,“你早说啊,我又不是不会成全你。”说完,向外走去。
    “你想问什么?”米予羲知道李斯心中一定有许多的疑问。
    李斯走近,上下打量着米予羲,“你还记得黑廖风,对不对?”
    米予羲想了想,点头。
    “你知道你醒来以后,让我接连有很多费解的事情。”李斯说道,“我很肯定的是我从来没跟你谈起过我在大学时学的是金融专业,纵使你还有存有曾经的记忆,也不该知道这些。”
    米予羲尴尬地笑了下,“呃……我记得我爸爸跟我说过。”
    “是吗?”李斯扬声,“那他肯定也对你说过我上的什么大学了?”
    “讲过讲过,是A市的XX大学。”米予羲得意地回道。
    “那你也还记得我曾经对你坦白过我曾经喜欢的一个女孩子是谁吧。”
    “啊……有吧。”米予羲犹豫,糟糕,上一个问题是不是答得太快了,到底是不是落入了圈套呢?
    “是谁?”李斯循循善诱,“米……”
    “对对对,米予羲。”米予羲没等他说完,就着急地吐露了出来。
    李斯凑近的身体忽然僵住,他的目光变得复杂。
    “不,不对吗?”米予羲转动着眼球,“我好像不记得了。”
    李斯慢慢地摇头,“从没,这些所有内容我从来没有向任何一个人说过。”他站直身体,居高俯视着她,“虽然我还是不太相信鬼神之说,但是我还是想问一句,你到底是谁?”
    米予羲怔住,她干笑,“我……我是白向北啊!”
    “你不要骗我了,如果你是她,你根本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跟我亲近。”李斯面无表情地盯着她。
    米予羲撇嘴,“我失忆了啊。”她找寻着各种理由。
    李斯禁不住取笑她道,“失忆了,还记得我从来没有对你讲过的事情?难不成你还是神仙,能掐指神算?”
    “我……”米予羲咬着下唇,“我……”
    “告诉我你的目的!”李斯警惕道,“你到底是来伤害谁的?”
    “不,不是。”米予羲急忙摆手,“我不会伤害你们认识一个人,我本来不想跟你们相认的,因为我根本说不出自己的名字,不错,我是知道你曾经所有的一切,因为我就是……就是你曾经表白过的那个女孩儿,我这样说,你能明白吗?”
    李斯蹙紧了眉头,他藏在心中许久,甚至很早之前就想面对的那个女孩儿,会是她吗?“予羲?”
    在听到这一个亲切地叫声后,米予羲的眼泪竟是不受控制地滚落了下来,“是我。所以,你信吗?”
    “真的是你?”李斯摇头,“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呢?你明明一年前就已经死了?这明明就是向北的身体?”
    米予羲哽咽道,“就是因为你们任何一个人都不相信,所以我就更加痛苦,我不知道怎么样去解释,但确确实实地发生了,我甚至不知道我到底能活多久,就像是刚刚我还以为我马上就要死去。”她不觉苦笑。
    李斯望着米予羲,沉默了一会儿,仿佛在消化刚刚得知的消息,许久他说道,“如果我是你,我可能不会和周边的任何一个人相认。就是因为会不知道自己再什么时候离开人世,所以更不能相认,难道你忍心看到他们为你的再离开而痛苦吗?”
    米予羲摇头隐隐哭泣。
    “予羲……不要傻了,我想老天给你这样一次复活的机会,肯定是不希望你再回到原来的生活里。”李斯蹲下身拉着米予羲的手,“你为什么不借用这副身体开展一段全新的人生呢?”
    “我……”她舍不得啊!她只要一闭上眼,脑子里的影像就全都是他。
    “你看看周围,看看这个家,没有你的影子,照样活得很好,难道你真的忍心让已经从伤痛里走出的人再次感受失去亲人的痛苦吗?”
    米予羲闭上眼,“不要,我不要。”
    “予羲,”李斯倾身上前,揽住她的身体,“放手吧,不要让自己纠结,更不要再带给他们更多的痛苦,放手吧……”
    ……
    卧室的门再次打开。
    李斯抱着米予羲走了出来,他面无表情地看向刘医生,“外面的车子准备好了吗?”
    “就在门口。”刘医生回道。
    李斯扭头对着米予羲一笑,“我送你回去。”
    就在他们刚刚踏出一步,一个手臂突然从前面伸出,拦住李斯的前进的道路。
    李斯抬起头,“黑先生……”
    “把她留下!”黑廖风漆黑的双眸带着一丝不容商量地坚定。



    验证码:         
    所有评论
    暂无评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