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故事  >>  小故事

高大树与侏儒树

    更新:2013/7/4  点击: 4043    作者( 网络文章

夕阳沉下去了,在西面天空留下了丝丝缕缕的云霞,就像将出汤锅的鸡蛋碎一样纷纷乱乱。霞光映红了凌空舒展着枝叶的巨子,也给生长在檐缝里的侏儒披上了红装。

  风煞了,高大树的繁枝茂叶也恢复了平静。侏儒树枝疏叶稀,从不惧狂风,也不畏暴雨,因为它的根基在檐缝里。

  此时,侏儒树心绪正乱着,丝毫不弱于西天这乱纷纷的云霞。它的心烦是由下午一群乘凉的老人引起的。老人们在浓荫蔽日的高大树下休憩,高声谈论,也许实在没话题可谈了,就谈起了高大树来。他们夸赞它的高大,一位高个子老人还用两只长手臂,搂了搂树身,竟然没搂过来,另一位老人加上两拃,才够。一位老人瞟了一眼侏儒树,什么也没说,侏儒树猜测,也许不屑对它评论。严格地说,侏儒树不能算作树,一米左右,乱枝丛生,弱小的灌木也比它粗大繁茂。其实,侏儒树与高大树的种子来自同一棵树,同一场风把它们吹来,同一场雨让它们萌发,生长地不同,才造成了两兄弟今天的天壤之别。

  侏儒树仰起脸,看着树冠如降落伞的巨子。同是一母所赐的生命,自己却如此矮小,顿感自惭形秽。鸟儿从不来小憩,蝶儿从不来戏闹,几乎没有人注意过它。侏儒树感叹着自己的卑微,世态的炎凉,禁不住黯然泪下。

  高大树把它的长枝垂到侏儒面前,表示着兄弟情深。此时高大树正为自己的处境忧心。侏儒树听起了故事。近二十年前,当高大树在这儿安家时,不远处就有两棵树了。雨露来润泽,阳光来哺育,鸟儿来欢唱。它们一天天长大,一年长一大圈,几年后,树皮绽开,长得更快了,你追,我赶,谁也不甘落后。不断有人来夸赞两株树:长得快,长得直,再长两年,就是难得的好木料。谁知,一天,一道耀眼的闪电过后,一声霹雳能传出二三十里远,把地上的石磙震得弹起一拃多高。其中的一棵被雷电从头到跟“劈”开了。不久,就被主人满心惋惜地伐倒,拉走了。剩下一棵孤独地长着。秋天,玉米收获了,主人把玉米秸靠树垛着。一天晚上,一个顽皮的孩子把玉米秸垛点着了,火救灭后,树皮已被烧焦。主人看到烧的太严重了,来年春天,再也不会发芽了,很快,找来几个人,把它伐倒,运走了。
  “兄弟,你看,这一大片土地上,还有比我更粗大的树吗?”高大树话语里透出无限的伤感与忧虑。的确,周围再也没有大树了。高大树索性把自己的伤痛一并说了出来。“兄弟,不要认为我高高大大,就风光了。”高大树稍停了一下,“你听说过‘树大招风吧!’”侏儒树静静地听着高大树的故事。春天,万物萌发,天暖花开,岂知“倒春寒”时,寒风夹杂着雪花发疯般抽打我,痛彻身心。夏天,暴雨如泼,我担心泥土被冲走,身子歪倒,命悬一线;时常被雷声恫吓,担心有灭顶之灾。秋天,大地恢复了平静,我却担心被买树人看中,失去生命。如果有幸没被伐掉,冬天还要忍受摧枯拉朽的砭骨寒风。
本文共 1 2



    验证码:         
    所有评论
    暂无评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