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小说  >>  言情小说

此情无计

    更新:2013/7/16  点击: 26032    作者( 网络文章

缘由

  陈淼坐在桌边削梨,细长的手指滑过梨身,果皮顺势呈螺旋状轻落下,想着柳荷这半年来学会了很多家务,可对削皮这件事却始终不在行,每次她端来的水果都切成小块,她总说这样吃起来方便,其实也是因为削的实在惨不忍睹。不知还能帮她削多少次呢?陈淼胸口不免一滞,早知道,以前就不该总惯着她,该好好教教她的。多少次了,最近时不时的就冒出这三个字“早知道”。嘴角扬起一丝苦笑,不经意间溢出一声叹。
  午饭过后,柳荷就一直坐在电脑前,能让她安静的坐这么久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陈淼把梨递给柳荷,“帮你切分的小点吧”,看着整只梨柳荷似乎有点无从下手。
  “不要”柳荷马上回应“不能分梨的,笨蛋。“陈淼叹息,几时柳荷变得这么迷信了。
  “今天为什么不肯去呢?奶奶会难过的。”陈淼终究忍不住提出疑问。今天是柳荷奶奶再婚的日子,全家庆祝,可柳荷却称有事推脱没去,但柳荷应该并不反对老人再婚这事的。
  “以前他们感情很好的,”柳荷声音比平时低了几分,“爷爷走了十年,奶奶就淡忘了吗?陈淼,如果十年后或是更久我忘了你怎么办?”柳荷的声线未变,却不难听出几分凄楚。
  陈淼你知不知到,我并不反对奶奶再婚,我只是害怕,害怕哪一天我也会忘了你,哪一天我也会像奶奶怀念爷爷时那样淡然一笑。如过我忘了你,这世上还有谁会为你挂心呢?
  “没事”,柳荷突感泄露了太多情绪,她这样让陈淼怎么回应呢?深吸气,平复心绪后笑看陈淼“所以,我决定要把我们以前有趣的事全写成小说,这样我就不会忘记了。”
  “小说?”陈淼本来涌起的酸楚全被错愣代替。“荷,不会有人看的。”肯定的语气。
  “哎”,陈淼说话总能伤人于无形,好在柳荷早已习惯,“我们自己看啊”
  陈淼看向电脑屏幕,写着“也许这就是命运,陈淼柳荷,流水落花,何等缠绵,终忘了花自飘零水自流”。刚褪下的酸涩不可抑制的涌来,只字片语流露出太多的无奈与伤感,荷,我们说好不伤心的。
  胃部本来隐隐的疼痛陈淼早以习惯,可如今却也不可控制的纠结起来,令陈淼好看的眉宇紧锁,不敢去按,怕被柳荷察觉。“写点高兴的事。”说完转身欲走。
  柳荷本专注屏幕,可听陈淼的声音似比平常低了几分,本能的拉过已背对自己的陈淼,
  却见他光洁的额上已明显布上一层薄汗,脸色更为苍白了,“又痛了?”她忙起身扶住他坐至床边,去拿药和水杯。
  陈淼见已瞒不住,便用手按抵住胃部不再掩饰,深吸气想缓解一下疼痛,免的让柳荷担心,耳边却听到柳荷倒水时水瓶盖子颤动的声响,想出声安慰,却被一阵更猛烈的翻搅痛的快溢出呻吟,视线也被汗水浸得模糊。
  “很痛吗?”柳荷轻扶住他,把药和温水递到他嘴边喂他服下。
  陈淼感到划过唇边的指间一阵冰冷,心中不免一颤,“没事,只是,只是有点不消化。”
  “嗯”柳荷无奈,让他说实话怕是不可能了。轻轻把他扶靠在自己怀中,替他擦去额上的冷汗。
  “可能午饭吃多了,一会儿就好了”疼痛的间歇,陈淼按住柳荷的手安慰。
  “嗯”柳荷将泪水逼回,“休息会儿,我帮你揉揉。”挪开陈淼紧按胃部的手,替他安抚几乎每日必来的绞痛。哪里吃多了,午饭他只吃了一小碗粥而已,可每吃点东西,稍不注意胃痛就会发作一次。都怪自己,今天吃完没盯着他平躺一会儿。
  眼见止痛药慢慢起效,腹壁的痉挛好多了,柳荷扶陈淼躺下,陈淼的眉间有着掩饰不住的疲惫,看着他好看的轮廓因为消瘦变的更为分明了,脸色也泛着透明,他常笑自己如今是形销骨立了,其实仍旧俊美,可在柳荷眼里,他的容貌给她的冲击永远是心疼多于欣赏。
  替他盖好被子,轻吻他的脸颊,柳荷的泪水不听话的滑落,心想还好他睡了,看不见。他们说好不哭的。
  柳荷掩门出去,陈淼便睁开了双眼,墨黑的眼眸暗了几分光彩,他哪里睡的着,胃部的绞痛终于平复成了阵阵隐痛,他的思绪也变得清明,柳荷,你说此情无计可消除,你知道我也害怕吗?我怕来日我已成垄中黄土,你却还为我牵绊,我留在你身边究竟是否正确,我留给你的回忆是否会阻碍你的幸福?
本文共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验证码:         
    所有评论
    暂无评论!
    分享到: